流吹。

【来吧,请致上祝词。请去歌颂,请去舞蹈,进行庆祝吧。】





日安。这里萧楠。年龄操作狂热爱好者,乱七八糟啥都喜欢的菜鸡文手,点主页慎重。谢谢配合。

头像是和昙哥约的自设。昙哥是神仙(笃定)

过分借鉴和带节奏的都给我原地爆炸好不好

没更新的话就是在打游戏/画画/蹲直播间/睡觉/干一切觉得有意思的事情。

底线是亲友和喜欢的主播。您敢踩我就敢开麦骂的那种。

鬼方无言是一个人的时候躲起来偷偷吸的珍宝(笃定)

【庆祝我们还存活于这个世间】

深夜失智发言。


要是我明天下午能抽到送葬人我就开送客的车【暴言】


为什么是送客不是炎葬?哦。我怕送葬人一不小心干了老本行把我亲爱的诺亚博士送葬了。


哪天有空再细写。嗯。


远川鹿鸣:

突然翻到了好玩的梗。




几个月以前我做过一次歌单十题的挑战。当时是上课写在草稿纸上留的梗,后来随手乱夹就没再想过了。今天整理文件夹突然翻出来




不过时间太久远了我现在歌单又换了新的一批。所以在小号码的是这次的歌单梗。再次感谢lof上秦双城老师的歌单十题。








*第一首歌第三句为开头,十七句为结尾,写一段内容不限的文




开头:しかばね音頭で踊りましょう 伴着尸骸音起舞吧 尸骸之舞




结尾:有象に無象の魑魅魍魎 さあ墓場で踊りましょう 有形无形魑魅魍魉 来吧一起在墓地起舞




【宮下遊《しかばねの踊り》】








*以第三首第二句开头,第十句结尾,写一段甜文




开头:Reach for the top, till the bubble pops 以最佳为目标,直到气泡破掉




结尾:You'll be my purple friend 那你就是我紫色的朋友




【mili《world.search (you) ;》】








*第四首第六句开头,倒数第二句结尾,写一段cp中任意一方的个人向文段




开头:白皙の魔法使いに助けられたっけな 被白皙的魔法师给帮了一把啊




结尾:告げられる「全く、君には敵わないな」 被告知的「真是的,完全赢不了你啊」




【くるりんご《最後のワンダーランド》】








*如果将第七首歌的歌词视作对这对cp关系的隐喻,试对其作出较为贴合的解读




Florent Mothe《L'assasymphonie》 阿拉杀杀服你其实我之前就已经写过了……(该说是某种巧合吗)当时我将歌词的切入点放到了杰克身上,也就是“我将我的夜晚奉献给杀人交响乐和安魂曲,而我几近被自己过去的罪孽折磨致死”“我诅咒相爱之人,对此我供认不讳”




“杰克”是愉悦犯,他能够在这个过程中获得快感去填补他缺爱的心,但是进入庄园以后这些人的执念会追随着杰克,成为他的梦魇。两个人格在庄园中应该会融合起来,现在这个开膛手既有“杰克”的愉悦疯狂又有杰克的缺爱和自卑。“杰克”会选择去猎场上大开杀戒,而杰克选择了裘克,那个和他一样的疯子,唯一一个懂他的疯子。




裘克被马戏团的成员(尤其是人间之屑瑟吉)逼成了疯子,杰克是被家庭和社会的压抑催生出了里人格“杰克”,他们两个应该很有共同语言。




(呼啊做了道阅读理解一样的题好累x)








*如果以第八首歌的歌名为题写一篇中/长篇,它的大致情节会是什么样的呢




mili《Mushrooms》整首歌当中蘑菇是一个旁观者的身份,所以如果要写的话应该还是旁观者视角推动……但是蘑菇最后还寄生了emmm






*以第十首歌第三句为开头,任意一句为结尾,写一段虐文




开头:なんとなく迷い込んだ  埃まみれの小さな部屋  无意中闯进了充满尘埃的小小的房间




结尾:その指先に触れてみたら  何故かとても温かかった  如果试著触碰那个指尖不知为什麽会感到非常地温暖




【鈴華優子/和楽器バンド《虹色蝶々》】【其实这首歌本来就很虐了啊我随便挑一句都能当结尾啊!!这首歌还有和乐器乐团我都是强烈安利的!!快去听啊!!】【我先去单曲循环一会再说x】








*以第十一首歌的最后一段为基础,构思出一个cp中一方死亡的场景




lasah《ネジ巻き師と太虚鳥》




which of the crows told you the truth?


哪只乌鸦的话语才是正确的?




unwind the world, is your nightmare gone


把发条丢掉试试,你从噩梦中醒过来了吗?




so, tell me, what's the "end of the world"


“终结”究竟为何物




the crows were both myself


那两只乌鸦竟是我自己




or was it you?


——不,那是你?




……我觉得没必要构思了。“我”为了离开梦境丢弃钥匙杀死了乌鸦,结果那乌鸦是“我”或者你。完毕。








*以第十二首歌的第一句为基础,写一段情感基调相反的文




4円《愛のうた》是很短的一首歌




引っこ抜かれて、あなただけについて行く  被你选中 便只追随于你




今日も運ぶ、戦う、増える、そして食べられる  今天也前进 斗争 繁衍着 然后活下去




是游戏插曲的翻唱。四圆的声音真的很好听我暴雨哭泣。这首要是反过来我是真的不会写qwqwq我只想抱住温柔的男孩子猛吸两口








*在第十三首歌中找到一句最接近场景描写的句子,扩写这一场景并想象你的cp在该场景中的互动




《深海シティアンダーグラウンド》当中的场景描写很多啊。私心挑一个【煌めくダイオードの星砕く  發光二極體的星星碎片】好了








*在第十四首歌中任选两句作为角色对话中的台词




【待ち合わせは2時間前で   此処に独り、それが答えでしょ  两小时前的相会之约 到现在还是只身一人 这就是你的答复了吧】




【君の中できっと僕は道化師なんでしょ 对你而言我就是那滑稽的丑角吧】




【Sue《からくりピエロ》】



垃圾火柴人画手过来丢人了。第一次指绘。

目标是把杰克的蓝皮紫皮金皮全给鬼方套一遍(?)

利爪√

个人瞎想。

炎客和送葬人可以因为谁是五星最强男性这个问题不重样的吵一天。

炎客:那么,谁来做我的对手?(挑眉俯视一众比自己矮的五星四星小姑娘)

送葬人:对不起这个傻子又给诸位添麻烦了(拖走)

看起来也是两个人打起来能打到基建损坏的类型诶XD当然最后还是谁在上谁就是最强。

没办法。一口气两个男性干员还是一个天使一个恶魔还都在同一个活动里出场,他们两个不被拉郎才是奇怪的事情吧!!!(振声

我脑子里已经开始飙小破自行车车了吸溜——

【杰裘】海边日出

*是子烟老师 @谬猎&子烟 的脑洞,明日方舟paro下的杰裘。本文是在和老师探讨过设定之后冒昧写出的文字,大概算是三创。一切设定最终都以子烟老师的为准。

 

*糅合了不少奇怪设定。有非常隐晦的年龄操作。未满18岁请确认身后没有家长再开始阅读。

 

 

 

 

 

“看。天亮了。”

 

——————

 

这是干员杰克和裘克本月第十三次在贸易站打架了。顺带一提,今天是葡月十三日。

 

十三,一个受到诅咒的数字,【十三个人的聚餐当中第一个站起来的人就是死者】这种设定在小说中常见到不能再常见了——比如几百年前那个疤头巫师系列小说就有,前几天伊芙利特才把那套书看完,接着用全基地都能听到的大嗓门吵嚷了一整天【赫默赫默我也想当女巫!穿着袍子拿根小木棍施法的那种!】

 

她真是个可爱的孩子,诺亚博士和干员窝在甲板上偷懒搞事情的时候这么说到。

 

跑题了。总之,这个数字也说明今天注定会和之前十二天完全不一样。至于是往好的方向进展还是一头冲下深渊,这就要看那两个不让人省心的干员了。

 

“美丽的小姐,您今天也娇艳的如同花朵一般。我们博士会很乐意同您这样的美人多签订一些贸易订单的……不,根本没必要担心原料的问题,罗德岛还是有一些赤金储备的……”来自维多利亚的绅士正打算循循善诱多签下两份合约,另一边红头发的小恶魔反而坐不住了。

 

“小姑娘,你到底是签还是不签?不过丑话说在前面,现在市面上已经没有别家公司能像我们一样不仅有存货还有稳定的生产线了。”小丑服饰的红发男子做了一个鬼脸,“你多下点订单也许还可以和旁边这个虚伪的绅士先生约个会什么的……”

 

他把左手食指和拇指圈起来,比出一个粗鲁下流的手势暗示对方某种不可言喻的交易。不出他所料,这一通红脸白脸唱的那个成年女人羞涩至极,带着一副心事被看穿的表情急匆匆在面前十份订单上签上名字就离开贸易站。那双红底的高跟鞋——恶魔大概目测了一下还可能是哥伦比亚现在正流行的那款——在铁皮地板上踩出连串凌乱的杂音,能够让他莫名开心起来的杂乱节奏。

 

“裘克……”沾沾自喜的小恶魔摆动着尾巴,得意的听到他的同伴深吸了一口气喊着他的名字。

 

他笑的肆意却又回身粗鲁的冲人比了中指,下一秒两个人果不其然就像幼稚的小孩子抢玩具一样扭打起来。

 

绅士先生发间的黑色猫耳树立起来翻到后面,这表示他很生气,“这种玩笑很好玩吗?如果来贸易的是个未成年的小淑女呢??”

 

那就随便送点小礼物哄一哄,糖果或者d32钢都可以啊……不对,将清纯的女学生迷的晕头转向不就是你的拿手好戏吗?裘克在内心如此腹诽着。

 

砰砰,咚,啪——在助理冲进这间贸易站的时候,他们两个已经将整个贸易站的地板掀的差不多了。

 

“你们两个!都给我滚去宿舍面壁思过!”特蕾西(同时也是干员机械师,她很喜欢这个代号)捏着手中的怀表,把两个濒临注意力丧失的同僚扔进同一层的宿舍。她打开镀金的表盖,粗略算了下时间后冲两人露出格外灿烂的诡异微笑。

 

饶是平时敢于怼天怼地的两个疯子,此刻都莫名感受到后背有一丝凉意。

 

“十八小时。在你们理智回复以前,请一直呆在这里吧。如果出来的话我有权利用任何手段处置你们哦。”小女孩越说越开心,到最后几个字她甚至是在唱诵赞歌一样,抑扬顿挫的欢快语气表明她现在处于一种比较无害的情况。

 

【干员机械师,儿时因父亲的意外去世而患上诡异的精神疾病,无法控制自己在极端情况下的情感表达,包括但不限于面部表情、语气以及肢体动作。对修理物品有意外的天赋,自称是父亲的礼物。】

 

就和那个优雅的维多利亚贵族很擅长赢得女性芳心一样,红发的恶魔只需要三言两语和一只气球就可以将小孩子哄的服服帖帖。裘克从腰包当中取出一个长条形状的气球给特蕾西挽了一个小人——他记得特蕾西喜欢各种材质的人偶,又刻意蹲下身给小姑娘讲了几个故事,就轻而易举的把【理智回复时间】(也就是【禁闭时间】一切看你如何理解)缩短成十个小时。

 

正好是明天早上八点。

 

他回过头,朝宿舍中除了他以外的唯一一个活物得意洋洋的做出演员谢幕的动作,毁容过的脸上是掩盖不住的兴奋。

 

杰克看到这个小恶魔一副就差摇尾巴和他说快夸我的表情,脸色红了又白白了又红,最后却只是矜持的点下头就窜上猫爬架,逃跑一般。

 

不愧是在维多利亚长大的猫,是超绝双倍的傲娇啊。

 

裘克顿时起了坏心。他悄悄绕到后面,伸手使劲拽了一下那根漆黑如鸦羽的尾巴。不出所料,闭眼假寐的绅士先生瞬间炸毛跳了起来,就差嗷一声再扒住吊灯晃荡了。

 

“你这个……你这个闲得无聊的恶魔!欠操的哥伦比亚疯子!”绅士先生终于说出了他今天第一句脏话。很好,也是说给他亲爱的床伴听的,裘克甚至有些抖m的想着。

 

“那就来啊。”

 

这种少儿不宜的关系在这艘船上并不少见。这里是泰拉世界,被天灾和源石病侵蚀的一片大陆,在这里所有人的前路都是一片黑暗,没有人能看到自己的明天是什么样子。

 

黑色的绝望就像历史书上那场浓重的雾,蒙住了所有人的眼睛。无论那眼睛是璀璨如天边星辰,还是浑浊不堪如同浸泡在牛奶当中;无论是宝石一样光彩夺目,还是深沉似不见底的海洋和天;无论是年轻人的眼,还是年老者的眼。没有人能够按部就班的给自己列出未来五年的时间表,我们只能过一天算一天。

 

有人举起手中的火把,与疯子和狂徒一并行走在队伍的最前端;有人对他人的伪善行为抱以最轻蔑的鄙视,却又在出发点徒劳打转误入更深的深渊当中。这是乱世,这是深渊与混乱的主宰们喜欢的祭品,这是一次浩大的洗牌和赌博场。

 

倾听吧,倾听内心深处的欲望,倾听心底的罪恶破茧而出的声音。因为你很有可能并没有明天去满足它。

 

顶端的黑色豹猫俯视着他的恶魔。他就那么居高临下的、仿佛刚才那个爆粗口的人并不是他一样。“那就如你所愿。”

 

然后黑猫纵身跳到红发恶魔的怀中,冲击力度大到恶魔踉跄两步,跌坐在柔软的巨型兔子玩偶上。黑衣的男子双手撑在他头颅两侧,软若无骨的尾巴轻轻巧巧滑到他的腰际,接着猛地掀起碍事布料。

 

苍白的皮肤就这样暴露在空气当中。小恶魔颤抖了一下,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兴奋。

 

“来吧,让我们共同起舞吧。”

 

“在这看不到星星的地方。”

 

——————

 

什么时候,源石技艺可以创造神迹呢?日月悬停于天际,红海为信徒分开道路,黑翼的龙自裂缝中爬出带来血与火的审判——诸如此类的“神迹”。

 

能够在方舟的舱底看到星辰的神迹。

 

——————

 

和整合运动的战争也发生在这样一个无星无月的深夜,裘克记得很清楚。

 

那天深夜他一个人百无聊赖的呆在控制中枢,试图找出一些好玩的事情来打发漫漫长夜。在他第一百零一次将手中摆好的多米诺骨牌打乱后,他接到了博士的紧急通讯。【遇到目标外敌军,需要支援】

 

行吧。支援就支援。他推醒旁边正在小憩的同事,那个戴着蜘蛛义肢的女孩子在搞清楚事态以后立马接手了他监视基地周边的任务。而他则一个人拎起武器,赶赴战场。

 

细密的雨点落在他的发间、脸颊和其余所有能被接触到的肌肤时,他才后知后觉的察觉到这个大陆对他的爱意。这不能怪他,这片大陆本就没有太多的雨水可以用来浇灌他人心灵,他又正好是迟钝的个性,两者结合在一起导致他在很久很久之后才意识到天气的变化。

 

过去的小恶魔可能只会把这雨水当成玩笑,但是现在,和那个该死的伪绅士呆久以后,他也被耳濡目染的带上了敬畏之情和对所身处的世界的爱意。都怪那只黑色的猫,他恶狠狠的咬着牙,都怪他。

 

要不是他,天不怕地不怕的恶魔小丑也不会一直执着于活下去这件事。

 

杰克就是裘克唯一的软肋,反过来也一样。

 

雨滴自发间落下,细碎的吻过他的眼、他的唇、他之前被烈火腐蚀过的每一寸脆弱皮肤,接着又不安分的打在锁骨和持着链锯的手上。他略微有点难耐的皱了下眉,腾出右手去拉扯左边的袖管试图遮掩些难堪的痕迹。

 

试图去掩盖左手腕处的源石结晶。

 

结晶出现的第一天,他还只当这是某次意外沾上的源石碎屑。第二天,第七天,一个月后,更多结晶开始在手腕和右腿集结时,他才终于肯承认自己也成为了一个病人。而患上源石病以后,他做的第一件事便是远离杰克,远离他不愿意承认的爱慕之人。

 

这当然是徒劳的努力。不到三个月后,杰克的肩胛骨上也出现了这受诅咒的石块。裘克还记得那天他架起绅士瘦弱的身体打算去找随便哪个医疗干员,结果却隔着单薄衣料摸到了死神还未成熟的翅膀,或者说蝴蝶破碎的翼。同一天晚上,他溜到病房当中,和这个在任务当中重伤的家伙狠狠的吵了一架。

 

顺带将病床上的床单搞了个乱七八糟。

 

在那之后,他们两个便不再克制自己的需求,不管是肉体还是精神。欢愉便是至高的幸福,明天的黑暗根本比不上今夜的温柔乡,两人在没有光明的地方互相取暖互相拥抱,漆黑的舞台便是他们最好的表演场。

 

就像现在这般黑暗。裘克烦躁的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滴,那混杂着雨水与汗液、也许还有一些生理性泪水的混合液体。他才不是被与那个家伙有关的回忆感动哭的,绝对不是。

 

就像现在这般黑暗。与队友会合后,他被迫面对着难以言喻的敌人。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只应当存在于小说中的上古生物。触手,眼睛,更多的触手和眼睛,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复杂感情在他看到眼前景象时搅和成一坨浆糊。也许有恐惧的酸涩,也许有孤军奋战的苦,但是更多的是面对挑战的跃跃欲试。

 

他知道自己命中注定要独自面对这怪物,然后一个人打败它。这是直觉,也是预言。

 

对方的攻击带有十成十的侵略性。触手在他的皮肤上束缚出红痕,留下暧昧的痕迹。利刃刺穿身体,痛楚以电信号的形式尽职尽责的传递到大脑皮层,在他眼睛后炸出他人不可见的炫目烟花。那些魅惑众生的眼球还一刻不停的盯着他,注视神明一样虔诚,每一颗眼球后便是一个足以溺毙海船的漩涡。

 

他只得用同样的攻击去满足自己的渴望,用相同的血腥场面去刺激自己防止晕倒在战场上。那古神的触手在他身上写下鲜血的咒文,他便用手中的电锯在对方的躯壳上留下淌着粘稠液体的创口。痛楚带来电刺激,电刺激引发快感,快感又带来更强烈的兴奋,裘克甚至可以肯定自己的肾上腺素已经飙升到一个令医疗部惊讶到想拿他解剖的恐怖数值。眼睛注视着他,他便也对望回去。

 

他的眼睛里能看到星辰和海洋,前者是天际许久未见过的璀璨光芒,后者是大多数人未曾见过的无垠的温柔。

 

左手训练时还未来得及褪下的爪再次划开皮肉,古生物吃痛的哀嚎一声,听到这声音后裘克笑得更加开心张狂,甚至有了些许他年轻时在马戏团当小丑的轻狂模样——他也许会屈居劣势,但他绝对不服输。上半身的衣物早已在不知何时被解体成破碎的布料,他索性甩开衣服同对方搏斗。

 

血与水交融,混合,然后分不清什么是什么。液体混合在一起,肢体也纠缠在一起,恶魔的尾巴与触手缠绕又分开,无人能够分清。

 

他们一同堕落进不可见的万丈深渊。那里漆黑似鸦羽,似墨水,似杰克黑色的发。

 

杰克,杰克……他不停念叨着这个活该被自己诅咒一辈子的名字。

 

那是他爱人的名字。尽管他并没有同对方说过一次“我爱你”。

 

——————

 

“醒醒。疯子。该起床了。”

 

红发的恶魔睁开眼睛便是一张冷漠如冰山的脸,吓的他反而像一个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窜起来。黑猫般优雅的黑衣绅士慢条斯理的替他整理蓬乱的发丝,嘴上却不停的嫌弃着自己的恋人和之前一时眼瞎挑了这么个床伴的自己。小恶魔心安理得的坐在他怀里,咧开嘴露出一排尖利的鲨鱼牙齿,“喂。伪绅士。我喜欢你。”

 

“哦。”绅士平淡的应了他一句,手上的动作根本没有停顿,就好像这句话他曾听过千百遍一样,毫无惊喜与波澜。

 

他的确听这句话听了千百遍,在这一天之前,在这之后也将有若干若干遍,直到两人当中的某一个人踏入死神的游乐场。

 

 

 

 

 

“醒醒。裘克。”

 

这是他难得的直呼他这个炮友的名字。昨夜这不知深浅(亦或胆大包天)的小疯子替整个调查小队断后,他早晨得知这个消息后整个人就像被兜头浇下满满一桶冰水,寒意从外界源源不断的渗透进皮肉,直达骨髓。万一,万一这个疯子出点意外的话,万一……这世上就再没有第二个人能够理解雾都杀手的悲喜了。

 

杰克第一次意识到,世界上有很多人,可是他的裘克、他的小恶魔,全世界只有一个。

 

“裘克……你看,天亮了。”

 

所幸他呼唤的人在他怀中睁开了眼。“喜欢……最喜欢杰克了。”红发的人意识还有些涣散,也不知是看到了什么幻象,窝在杰克的怀中迷迷糊糊的呢喃着。

 

这也许是小丑登上方舟以后,第一次向别人吐露自己的爱意了。第一次,却绝对不是最后一次。他有足够多的明天,用各种各样的语调冲那人说这句话。直到其中一个人投入死神的羽翼怀抱当中。

 

远处日出的第一束光芒刺破云絮。

 

 

 

END.

 

 

 

*1.本文使用的历法是法国共和历。葡月十三日即为十月四日。具体换算方式可以百度。

 

*2.住手啊放开那个d32钢!!!那是我给我不存在的小火龙攒的嫁妆啊!!!(失去理智.jpg)

 

*3. 【砰砰,咚,啪】是明日方舟当中的角色斯卡蒂总结的罗德岛战斗方式。一个小彩蛋。也许下次可以把深海猎人拖过来打啪塔碰?

 

*4.诡笑症是我永远都得不到的可爱女孩子。我好喜欢她这种疯疯癫癫的小姑娘(捂心脏)请杰裘滚去结婚然后让我拥有特蕾西小姐。

 

*5.日月悬停和红海分离均出自圣经,前者为旧约,后者为出埃及记。黑翼的龙出自魔兽世界《大地的裂变》资料片(没错就是死亡之翼Neltharion)想在基建里看星星是明日方舟当中的角色幽灵鲨的台词(幽灵鲨我老婆prprpr)

 

*杰克:六星近卫。本体是黑色孟加拉豹猫。攻击范围类比银老板和拉狗。一技能【利爪】自动回费自动触发,下一次攻击造成150%伤害;二技能【雾刃】击杀回费自动触发,攻击范围变为面前五格,技能读条结束前所有攻击造成200%伤害并具有破防buff;三技能【雾都夜行】雾区扩大为3x5,范围内无视敌方防御,对女性boss暴击率提升为50%几率打出300%暴击。天赋【外科治疗】每秒给小范围内的友方及自身回60点血。

 

裘克:六星特种。本体是萨卡兹(即通常意义上的恶魔)。【数据删除】——Dr.████(其实只是两个刀客特手癌发作删除掉了档案而已xxx事后被凯尔西摁着训斥了一顿。新的档案正在录入中

 

*如你所见上面那两份档案其实和本文根本无关哒!


*没有灵感去搞小恶魔裘克的角和尾巴是我最难过的一件事情(委屈

 


放点预告。是最近手边的坑。争取假期填点是点。


——————


野兽会说话吗?也许会,也许不会。

 

野兽会唱歌吗,野兽会跳舞吗,野兽会挥动她手中的武器来杀人吗?

 

野兽她,会喜欢一个人吗?


*【鲸鲨】狂暴之兽


——————


他见过月圆月缺,世事无常。见过繁华化作枯骨,也见过废墟上长出花朵。

 

他是传说当中的不败神话,却也只不过是一介武夫,在一个普普通通的诊所当中挂着名字。提前声明,他并不会任何医术。他只会斩击,一下又一下,用手中那柄名唤降斩的长刀保护值得保护的人,那些孩子和病人。

 

尘铁出鞘,久铸成杀人的利器,也是护人的盾牌。明月皎皎挂在天际,又是圆缺的变换,却也是永恒不变的轮回。

 

只是有些事情,在这轮回当中悄悄的变换了形状。


*【赫拉格单人向】残月


——————


一曲西厢绕满楼,端的是岁月正好;半生半死半枯荣,莫不是人生百态。

 

那是叶良珏第一次见到曲西楼,看着他在戏台上唱儿女情长,唱闺阁少女埋藏在内心深处的青涩和懵懂,唱化成人形的白蛇和袖舞如蝶的英台。他坐在高高在上的包厢里,满脑子思索的是这样的小姑娘如何做到在梨园中闯出自己的名号。

 

却不知西楼年纪同他一般正好弱冠,也不晓得西楼和他一样是翩翩公子,还是唱本中那种温润如玉引人掷满车瓜果的少年郎。

 

只知一眼惊鸿,只知佳人难得。

 

然后佳人为他赴死,为不过萍水相逢的他挡下子弹。那是叶良珏离死亡最近的一次,他却只能徒劳的捂紧曲郎肩上的枪伤,防止血液和生命从那个漆黑的孔洞当中溢出。像曲西楼这样的佳人应当在戏台上唱一辈子自己喜欢的戏,他这样绝望的想着。

 

最后佳人离去,身影破碎成西洋镜的碎片,只给他留下一个最最美好如同幻梦的虚相。


*【原创】我在小楼听曲西厢


(这篇一开始是试图挣稿费的原创稿。后来临时改剧情改的错过了截稿日期索性当废稿来磨文笔了。短时间内估计不会写完。)


——————


如果想给伟大的旧日支配者、无以名状者、深空星海之主寄一份快递的话,地址要怎么写?这个问题也许能在那些游客们(尤其是狂热粉丝们)列出的、超绝严肃的问题榜单上取得名次——可是在这之前,他们还会花时间探讨【这个榜单又是什么奇怪的东西】以及【它有没有存在的必要】。

 

在他们敲着餐厅那张豪华餐桌大声争吵这些问题的时候,庄园主——那个传说中的男人带着满脸戏谑微笑,将一张快递单拍到了桌子上。

 

黄道十二宫,金牛座,昴宿星团,刻莱诺恒星,卡尔克萨城市,哈利湖底。

 

“你们若是真想寄的话,这是地址,自己去找家快递公司好了。”他语气当中是满满的不屑与心疼自己桌子的惋惜。“都给我放过那个可怜的桌子该干嘛干嘛去。”


*【??】昴宿星团


(是以前没写过的内容。一次略微大胆的尝试。)


——————


“看,天亮了。”


什么时候,源石技艺可以创造神迹呢?日月悬停于天际,红海为信徒分开道路,黑翼的龙自裂缝中爬出带来血与火的审判——诸如此类的“神迹”。


能够在方舟的舱底看到星辰的神迹。


*【杰裘】(明日方舟paro)???


这个是这两天主要磨的一篇,我脑补大纲的时候被自己的车轱辘狠狠的碾了一通。感谢子烟老师。感谢刀精组织对我的信任。





本来试图以我浅薄的听译水平写一下Mother的歌词,越往后听……对不起果然还是我太菜了,主歌段落几乎全部没有听出来。


把能听出内容的段落都发一下。也不多,就当是庆祝C&T完结的撒花。


name:Mother   singer:the voice of Mars


Let the stars be your guide

把星星当作指引

Let the love be your light

拿爱照亮前路

 

 

Take your soul and let it shine

掏出灵魂 发光发亮

Across the universe

照亮宇宙的尽头

Like the stars light

与星同辉

When you almost are defined

在你下定决心之后(这一句我肯定没有听对XD)

Let your fire burn

燃起灵魂的火焰

Let your voice be heard, singing

唱响你的歌声

 

Mother mother mother

Won’t you free me from my chains

解开束缚你的锁链

Mother mother mother

Won’t you come show me the way

指出我前进的道路

 

 

Together we can change the world

齐心协力能够改变世界

Together we find missing piece

填补那空缺的拼图

Mother, come and heal my heart

母亲,来身边治愈我的心

Mother, you are the love we need

母亲,你是我们需要的爱



这一段有两个镜头我莫名其妙的想哭。一个是安吉拉一个人唱那句【指出我前进的道路】的时候,画面给的是妈妈的墓碑;另一个是芙洛拉上台开口的时候,加斯的眼睛亮了起来。


那仿佛是一个奇迹啊。

觉得自己画的挺好所以发到主号里炫耀一下(?)



是新皮肤的鬼方。断断续续从周四画到周日。姑且算是画完了√因为实在不会画人体所以拿披肩挡了一下



草稿一时爽勾线火葬场√



一开始草稿里我甚至忘记了鬼方有面罩这个设定。后来加上以后【这个男生好A我不行了我跪求所有列表看看他的帅气不过不管你们看不看我都要抱紧他猛吸——】(日常失智.jpg)



总之就是他很帅气!请去看他!我画不出来他的帅气可是我还要画!(\迫害/\迫害/\迫害/\迫害/\写作迫害读作吹爆/)

日推今天给我推了国境四方的原版,三代目的花火。


一不小心单曲循环播了一个小时,有一点想哭。花火讲的是爱情,国境四方讲的也是爱情,但是它们又不仅是爱情。


怎么形容呢?虽然花火当中很多次说到爱恋,但是有一些描写也非常非常适合双向暗恋/单箭头/单纯的仰慕(这个在国境四方里体现的更加多一些)


【请不要消失,就这样一直照耀着吧】


【就像这样,就一直像这样吧。言语什么的都无足轻重,让我一直注视你】


【你是梦中虚妄,你是无上理想,你是坠落时陡升的翅膀。你是剑上仅剩的锋芒,与我深夜荒野数过星光。你是海上滔天风浪将我拽入漩涡中封航。你是我的,只是我的爱与恨同党】


【我亦曾自我厌恶跌进深谷空巷,不屑去信爱可以依傍,还好你,有足够温柔与倔强】


【你是恢弘诗章,你是星辉晴朗,你是海啸中鲸鱼的脊梁。你是夜色将至时的微光,让人甘愿披荆斩棘前往。你是想拥抱的力量呼吸声缠绕着颤动心脏。你是我的,是我一生只一次的跌宕】


【你在终止彷徨,你在结束动荡。你成为垂衣驭八荒的王】


你终将成为王。但是在那之前,你是我们心中的王。


前几天有个跟我玩的挺好的姑娘找我,想让我帮忙润色她的故事(然后我拖到了现在dbq我错了鸽子这就去写)那个故事关于她和她的星星。然后,我考虑措辞的时候,突然想到了我自己。


也许还有我——至少现在——死心塌地喜欢的星星?


不想写更新和稿子了,想组织一下语言去讲讲他的故事,抛开所有的同人架构的那种,真实的他。


(摊